网络速度缓慢,请稍等......   
汉语中的英语借词和英语借用词

摘要:很多人想不通,“条条大路通罗马”这话说了一辈子,怎么可能是借用的呢?殊不知,没有英语All roads lead to Rome,就没有汉语“条条大路通罗马”。同样,没有online,就没有“在线”;没有trainee,就没有“菜鸟”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汉语吸收英语词汇是必要的、合情合理的,

同时也是不可避免的。在当今世界,如果

没有“民主”(democracy)、“科学”

(science)、“旗舰”(flagship)、

“民调”(public opinion poll,也称“民意测验”)等外来成分,那么汉语的表达就会失去一些必要的选择。

 

汉语中的英语成分可分为两部分:一部分是英语借词(音译词、意译词和字母词),另一部分是英语借用语(也称英式表达)。英语借词和借用语有两个不同之处:第一,汉语中大多数的英语借词只在英语中对应一个单词,例如:浪漫(romance)和白兰地(brandy),而英语借用语在英语中往往不对应某个单词,而是对应一个词组、短语或完整的句子,例如:路演(road show)、意识流(stream of consciousness)、披着羊皮的狼(a wolf in sheep’s clothing)等等;第二,英语借用语往往是抽象概念的借用,如:黑色幽默(black humor),而绝大多数英语借词表示的则是具体事物的名称,如:黑匣子(black box)。从结构方面看,英语借词(只有一小部分)和英语借用语都可以对应由两个单词构成的英语词组,这是英语借词和英语借用语的共同之处。

 

汉语借用英语词汇的方法已经相当成熟,中国人汉化英语的能力相当强大。在现实生活中,人们基本遵循这一原则:如果汉语中已有相同的概念词或相同的表达方式,那就不再借用。如:英语成语green hand,因为汉语中已有“新手”一词,故由英语翻译过来的“绿手”就很难与汉语的“新手”竞争。人们把英语成语a piece of cake(一块儿蛋糕)译为“小菜一碟”也是同样的道理。再比如:“入乡随俗”,这条根深蒂固的汉语成语自然不可能被“到了罗马就应该像罗马人一样生活”(Do in Rome as the Romans do)这样冗长的话语所取代,因为后者不如前者那样简洁明了,同时也不符合语言经济原则或省力原则。当然,在特殊时期,不遵循这一原则的情况也很多。

 

在过去170多年的风雨历程中,受英语影响,汉语增加了许多新的词汇和新的表达方式。由于其中某些词汇的汉化程度较大、使用频率较高,久而久之,很多人便想当然地以为它们是汉语中的固有词汇。例如:“破纪录”(break the record)、“武装到牙齿”(armed to the teeth)以及“钻石婚”(diamond wedding,60周年)、“金婚”(golden wedding,50周年)和“银婚”(silver wedding,25周年)等;医生过去只给病人“输液”,受英语have drips的影响,现在还给“打点滴”;近年来出现的“燃脂”(fat burning,消耗热量)和“零容忍”(zero tolerance)也是这方面的例子;此外还有在互联网上公开展示图片时使用的“晒”字,源于英文单词的share(分享)等等。不少人对这些表达习以为常,自以为汉语天下第一,没有意识到汉语在词汇和表达方式等方面也存在空白。存在空白是正常现象,任何语言都没有例外。很多人想不通,“条条大路(道路)通罗马”这话说了一辈子,怎么可能是借用的呢?殊不知,没有英语的All roads lead to Rome,就没有汉语的“条条大路通罗马”;没有the last straw that broke the camel’s back,就没有“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”。同样,没有英语的online,就不会有汉语的“在线”;没有trainee(实习生),就没有“菜鸟”;没有play with fire,就没有“玩火”;没有cold-blooded creature,就没有“冷血动物”;没有open sesame,就没有“芝麻开门”;没有flying saucer,就没有“飞碟”;没有blow a kiss,就没有“飞吻”;没有e-commerce,就不会出现“电子商务”。没有daddy和mummy,就不会有“爹地”和“妈咪”;人们最想不到的是“周末”,其实,“周末”是在weekend的影响之下才出现的。追本溯源,近年“短板”一词的出现也是受英语bucket effect(木桶效应)影响的缘故。想想新词“锁定”的来龙去脉,你会明白更多。

 

在某些情况下,英语成分的借用还可以引发意想不到的事情,例如英语peer一词在汉语中的使用。从宋代至“五四”时期,“朋辈”这个词一直有人在用,“五四”之后,人们很少使用“朋辈”,渐渐地,“朋辈”淡出了人们的视线。受英语peer一词的影响,处于休眠期的汉语“朋辈”被唤醒并重新得到使用,不过,今天的“朋辈”与过去的“朋辈”在含义方面是不完全相同的。类似的例子还有“幽默”(humor)一词的借用,屈原的《九章•怀沙》中有“煦兮杳杳,孔静幽默”一句,但那时的“幽默”是寂静无声的意思。在经过将humor翻译为“语妙”、“油滑”、“谐穆”之后,林语堂先生于1924年将humor定格为“幽默”。语言大师的魔法使“幽默”起死回生,但“幽默”的古代意义已荡然无存。

 

中国人口众多,方言差异很大,科技和商贸词汇中的英语成分多如牛毛,所以,收集整理汉语中的全部英语成分难度很大。就英语成分的使用情况而言,在书面表达时,人们借用英语成分相对谨慎,而在口头表达时,人们无拘无束,敢于大胆借用。其中的原因不言自明。

 

引自中文图书《英语发展史》(张勇先,外研社,2014年)